最新文章

推荐阅读

国家博物馆里走出来的“网红”

2017-05-16 09:37:55 Daisy

最近我的小姐妹迷上了一位“小哥哥”,这位小哥哥最近还出了点儿小名。


这事儿要是搁以前我绝对是嗤之以鼻的,因为本宝宝从来不追星,更别谈什么迷恋,哦不对,是欣赏。


但是我这小姐妹狂热啊,她狂热到什么程度?


在微博发私信,人家偶尔回复一句就能开心好久。


她收集了这位“小哥哥”所有的信息,他在什么阶段经历过什么样的事、他的每一场演讲、他的每一条微博、关于他的每一条报道、甚至他说过的每一句话,我这小姐妹几乎都能倒背如流。


有一天她终于通过各种途径加了这位“小哥哥”的微信,我正为她感到的开心的时候她突然又不开心了。


我说你怎么了?


她说看了“小哥哥”的朋友圈,忽然有种失落感,觉得自己跟人家有一条巨大的鸿沟。


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:文化隔离。


我当时都惊呆了,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都把我朋友折磨到开始怀疑自己了。


后来我看了她发给我的视频,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她这么欣赏这位“小哥哥”,用她的话说:“我觉得他最让我欣赏的地方是,他的博学,谦逊,真诚。”

 

河森堡,原名袁硕,中国国家博物馆讲解员。这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85后小伙儿,却有着12年的专业格斗经验——曾获得极真空手道重量级全国前三和中国跤北京市75公斤前三的好成绩。

47a15ce4b49d532c45a6a8080800f8f6-sz_174356.jpg

说到博物馆,大家能想到什么词儿形容对它的印象。


严肃、枯燥、距离感。


有的博物馆会配备专门的讲解员给大家讲解,而有的博物馆只有电子讲解。


然后你还要关注什么公众号,输入编码或者文物名称才可以听。


我很少看到有人用电子讲解。


记得2012年我和朋友去湖南省博物馆,当时就有专门的讲解员给我们详细的讲解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文物、保存完好的千年女尸——轪侯夫人辛追、重量仅49克的素纱蝉衣,以及汉墓T型帛画。


我记得当时我听得特认真,尤其在讲到辛追夫人的尸体和T型帛画的时候,她就像讲故事一样在给我们传达这些极具年代感的历史。


当时我就觉得讲解员好酷啊,因为她能清晰流畅地给我们讲解每一件展品,而且一天可能还要做很多次这样的解说。我觉得很高大上。


虽然时隔五年,但每次回忆起来还是觉得记忆犹新。


这是我对博物馆的认知,对博物馆讲解员的认知。


2016年12月,河森堡因参加电视节目《一站到底》开始走进观众的视野。


2017年3月,他做了一场题为《进击的智人》的演讲,在朋友圈被疯狂转载,点击量高达一千万。一夜之间成了“10万+”知识型网红。


在之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,河森堡的微博粉丝数量从23万一下子飙升到95万,知乎关注者也达到15万。


截至5月8日,他一共在知乎回答了90个问题,举行过三次知识分享,参加人数超过7000人。


但河森堡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红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出了点儿小名而已。

 

在采访视频中,他还向我们讲述了看似光鲜亮丽的身份背后的一些故事。



一、


2011年7月1日,河森堡正式入职成为国家博物馆的讲解员,到今天已经在一线岗位上工作快六年了。


其实坦白地讲,在这个岗位上,收入确实是非常羞于提起的一件事。


2013年的时候,有一次河森堡和朋友一起吃饭。当时这位朋友指着自己的女朋说:“我老婆现在是她们公司的骨干,外边多少人挖她,她现在随便跳个槽,起薪最起码这个数。”


朋友伸出五个手指比划了比划,其实这朋友当时想表达的意思是,起薪最起码五位数。


但当时河森堡看着他那五个手指头,满头冷汗,他说:“什么?五千?这么多,快到我工资两倍了。”


作为国博的编外工作人员,河森堡的工资少的可怜。在工作两年之后,有一次国博有个讲解比赛,他讲完以后同事反响特别好,他也觉得肯定没问题,肯定是优秀之一吧。结果没想到非但没有得奖,还被领导给训了一顿。他特失望,辞呈都写好了,后来冷静下来想了想,第一份工作要当作事业做,就没辞职。



二、


河森堡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其实在这六年的过程中,我们可以深深地感受到,不仅是我们,包括其他博物馆的一些一线讲解员,也能感到委屈。


因为长久以来公众对我们这个岗位,实际上是有误会的,经常在展厅里叫我们讲解员说导游或者服务员。


其实我们并不是轻视导游和服务员这两个工作,但是就拿导游来说,导游的工作性质和讲解员是完全不同的。


我们讲解员并不通过讲解盈利或者推销商品,我们的工作是在展厅里,给公众传播知识和价值观


后来河森堡参加了电视节目以后,许多同行给他发来消息,说他为讲解员长脸了。他的出现让更多的人对博物馆讲解员这个工作有了新的认识。



三、


2016年的时候,河森堡的一个朋友来国家博物馆,听了他的《古代中国》讲解,这位朋友听了以后深受鼓舞和感动。


于是就对他说:“想邀请他去知乎做一场Live,最开始他是拒绝的,因为他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Live。


但是朋友对他说:“这个不仅可以传播知识,也可以给你带来一笔额外的收入。”


所以他就抱着这个给自己多挣一些钱的心态,去买了别人一个Live。


后来买了之后,他发现这个跟自己的工作还是很契合的,就是把平时在展厅里做的工作拿到网上去做。


于是他就做了第一场,结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好。


他一直觉得Live对于一线讲解员来说,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工作。


因为当你想把一个知识记牢靠的时候,你光对它进行输入是不够的,你一定还要输出它,要用它。当你用过它以后,他会在你心里沉淀得更深。”


面对出名之后带来的一些额外收入,他也非常坦诚:“其实我现在是一个和时间赛跑的人,我现在首要目标就是希望自己能多挣一些钱,甚至可以说挣很多钱。


通过知识变现这种方式,我想我能感受到,我现在这个职业的价值和尊严。”


郑强教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因为爱,所以付出。但是更重要的是:恰恰是由于爱,我已经付出了,所以我必须更爱。”


在河森堡的微博里有这样一段话:昨天有人问我有啥理想,我灵光一闪想出一个来,原来港片里老有一句台词说:“小明,要好好读书,将来不是做医生就是做律师。”


我希望将来博物馆讲解员这个工作可以像律师和医生一样让人憧憬


港片里会说:“小明,要努力读书,将来去博物馆做讲解员。”


 

 口语猫,口袋里的好外教

www.kouyumao.com

1492681992.png

¥32 适用:青少儿、成人
一对一外教口语课 + 测评报告
已抢91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