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
推荐阅读

你最穷的时候,是怎么熬过来的?

2017-07-14 16:03:11 Jennifer

tumblr_os0twzx7xz1ugp61po1_500.gif


每个人的一生中应该都会有那么一段或几段低潮期,即使身处在摩肩接踵的街头内心依旧无所归依,身上没钱,身边没人。这段岁月似乎偷偷地为当时的月日年重新命了名,存放在记忆里,有时想到会莞尔一笑,有时会仰起头长舒一口气。

 

曾看见过一段关于路遥的经历。1983年,他的小说《人生》获得了全国中篇小说奖,他给弟弟打电话,说他连去北京领奖的路费都没有,弟弟急忙向别人借了500元,送到了火车站,路遥当场买了从西安到北京的车票,匆忙上了火车。

 

八年过后,1991年的三月,路遥的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获得第三届矛盾文学奖,他又一次拨通了弟弟的电话,说自己手头一分钱都没有,弟弟四处借钱,无奈之下还敲开了领导的门,凑了几千块钱送到西安,又是在火车站,两人碰头,弟弟对他说:“你今后再不要获什么奖了!人民币怎么都好说,如果你拿了诺贝尔文学奖,去那里是要外汇的,我可搞不到!”

路遥只说了一句:“日他妈的文学!”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火车站。

 

看完不免心酸,路遥短暂的一生坎坷波折,曾到过路遥故居,更是觉得凄凉,窑洞破旧,屋顶崩裂,可以想见他坐在昏暗的窑洞中坚持写作的样子。我想每个熬过最穷、最痛苦的日子的人心中都有一团不肯熄灭的火焰吧。

 

今年4月,朋友米南第二次创业,在城东开了一家书吧,我们几个朋友经常跑去坐坐,生意兴隆,很为她高兴。但是在三年前,米南却经历着人生中的最低谷。

 

当时她正和合伙人经营着一家青旅。创业之前,她是一个收入稳定公务员,但是日复一日的生活让她无精打采,看不到希望。后来,她不顾家里反对毅然辞职,准备跟合伙人一起开青旅,筹备了小半年,从装修到采购她都亲力亲为,还特地去学习制作了手作,摆放在每个房间里做点缀。

 

可命运还是捉弄了她,不过一年,青旅因为经营不善早已不再盈利,后来实在运作不下去,只能忍痛转手,也是在这期间,她和合伙人产生了矛盾,一次大吵一架之后,合伙人带着两个月的营业额一走了之,那个时候,她身上只有不到两百块钱。

 

tumblr_okxlv2eB8X1tchrkco1_500.gif


先前因为辞职,她早已跟家里吵翻,所以坚决不向家里求助。那段时间,她很少露面,后来我们才知道,她一度精神崩溃,但没钱生活不下去,她就立刻去找了一份写文案的工作,为了多写一篇软文挣500块钱,她曾三天三夜没睡过觉,瘦的不成人样,经常毫无预兆的大哭,后来拿了第一个月试用期的工资,她才去看了医生,结果被诊断为抑郁症。她害怕的要命,咬着牙把医生开的一个疗程的药都买了回去,她想着自己还年轻,没什么大不了的,以后还可以继续创业。从那天起,虽然她每天吃着很便宜的食物,但是她开始跑步,规范作息,在花钱最少的情况下把自己照顾的最好。

 

现在两年过去了,她积极配合治疗,保持运动的习惯,心态比以前健康了很多,也走出了那段不好的记忆,再度开始了自己的事业。再聊起那段日子,米南扬起脸一笑,摆摆手:“嗨,都是些大不了的事,当时就想着,以后会好起来的。”


我也回想起我最穷的时候,是刚毕业工作那会儿,憋着一口志气不向家里要钱,用大学期间兼职赚的钱交了三个月房租,手里就只剩下几百块钱。当时真是想念学校里一千块钱就能住一年的宿舍;想念便宜好吃的食堂;想念小学时拿着10块钱巨款美滋滋地站在校门口的炸串摊旁,好像拥有了全世界。而这一切,一溜烟的全都成了我生命中的过往,那时的我来到陌生的城市,面对高昂的物价,吃着盐水面条,天冷天热都舍不得开空调,想家又不敢打电话……可是,我还是挺过来了,这些也都成了我漫漫人生中最大不了的事。

 

因为,好好加油吧,以后会好起来的。

 

口语猫,口袋里的好外教

www.kouyumao.com

6d400bf4e234f38a860dac6efb77ca4e-sz_8215.png

¥32 适用:青少儿、成人
一对一外教口语课 + 测评报告
已抢91%